返回独臂将军的小公主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134章 2 10(第2/4页)

这心总是好的。” 

    闻人笑环顾一下周围寥寥几人,好奇道:“五万人的大军,只有我们这几名军医么?” 

    “不是的,”老军医摆摆手道,“一会儿你看到送来我们这儿的,都是皮肉伤罢了。帐篷里条件简陋得很,伤筋动骨的、伤及肺腑的,都送进朱雀城里的医馆去了。” 

    几人虽说已经做好了面对惨烈场面的心理准备,听到这话还是难免悄悄松了口气。 

    然而等到伤员真正被送来的时候,老军医口中轻描淡写的场景,还是让五个人齐齐脸色煞白。 

    不久之前还算空旷的帐篷顿时显得有些拥挤。伤得轻的士兵自己走进来,伤得重些的就被战友抬进来。铁锈般的血腥味弥漫开来,耳边时不时想起压抑着的痛呼,一时间让人有种错觉,仿佛置身人间地狱。 

    “闵贤弟,”灰衣青年拍拍闻人笑的肩膀,“我们该去帮忙了。” 

    她这才如梦初醒,点点头,跟着走到那堆坛子边。 

    守在旁边的中年人拿出几只小些的坛子,分给闻人笑和灰衣青年:“拿着,去帮忙。那里面是烧酒,要最先往伤处泼。那边是三七粉,省着点用,伤得特别重了再用。” 

    闻人笑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坛子,隐约看到黑漆漆的洞口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。 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 

    “地龙,”中年军医忙着从一只大坛子里往一只小坛子里倒着什么,抬起头看她一眼,解释道,“活的。捣碎,敷在伤处,会吧?” 

    地龙,别名蚯蚓。这种生活在泥土中的动物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,皮肤可以入药。闻人笑在医书上见过相关的方子,像这样简单粗暴的土法子却还是投一次听说。 

    “这样效果怎么会好呢?” 

    中年军医似乎有些不耐,扯了扯嘴角,没有答话。 

    闻人笑又往坛子里仔细看了看,果然有什么细细长长、密密麻麻的东西缓缓蠕动。她手一抖,险些捧不住坛子。 

    幸好身边的灰衣青年眼疾手快,伸手托住:“闵贤弟,小心。” 

    一旁的桌子上静静躺着一根石杵,闻人笑转头看了眼,实在鼓不起勇气伸手去拿。只要想到那个画面,胃里就一阵翻涌。 

    她细细的声音不停颤抖,像只受了惊的小动物:“我,我带了药来的。” 

    桌子上摆着的还有一个木头箱子,整整齐齐码放着十几个精致的瓷瓶,里面是闻人笑用上好的药材精心准备的伤药。 

    中年军医抬头看了眼,没说什么,随她去了。 

    闻人笑如蒙大赦,放下装着地龙的坛子,捧起药瓶子跟在灰衣青年身后,等他泼过烧酒,就勤勤恳恳认真上药。 

    这一忙活,就一直忙活到天彻底黑了下来。 

    闻人笑看着不到一天就见了底的十几个药瓶子,终于意识到这个残忍又嘲讽的事实——她心中熟记的那么多伤药方子,在这里也是毫无用处的。 

    一旁摆着的那一坛地龙,不知早就被谁拿了去。就连那几个巨大的坛子,也眼看就要见了底。 

    闻人笑从没有试过这样辛苦。又饿又累,头晕眼花,闻了一下午的血腥味,仿佛鼻子就要失灵了。她撑着桌子缓了口气,再抬起头左右看看,发现大家都在有条不紊地忙碌,好像没有了她能帮上忙的地方。 

    于是她低着头,慢慢往门外走。 

    灰衣青年叫住她:“闵贤弟,你没事吧?这是要去哪儿?” 

    一旁娴熟上着伤药的中年军医沉声道:“让他去吧。” 

    这名姓闵的后生,是这里最年轻的一个。看着白白净净,想来平日里也是娇生惯养。能够坚持到现在,不管现在是终于忍不住去吐,还是要回去休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